<i id='sdd3r'></i>

      <code id='sdd3r'><strong id='sdd3r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<acronym id='sdd3r'><em id='sdd3r'></em><td id='sdd3r'><div id='sdd3r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sdd3r'><big id='sdd3r'><big id='sdd3r'></big><legend id='sdd3r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<i id='sdd3r'><div id='sdd3r'><ins id='sdd3r'></ins></div></i>
    1. <tr id='sdd3r'><strong id='sdd3r'></strong><small id='sdd3r'></small><button id='sdd3r'></button><li id='sdd3r'><noscript id='sdd3r'><big id='sdd3r'></big><dt id='sdd3r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sdd3r'><table id='sdd3r'><blockquote id='sdd3r'><tbody id='sdd3r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sdd3r'></u><kbd id='sdd3r'><kbd id='sdd3r'></kbd></kbd>
        1. <fieldset id='sdd3r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dl id='sdd3r'></dl>
          1. <ins id='sdd3r'></ins><span id='sdd3r'></span>

            华虹美术书法培训中心怎么样-nu316h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8
            • 来源:日照书法|日照书法培训|日照书法学校
             慷慨激昂的话说的再多都是虚的 。

             虽然大家是科研人  ,科研要讲情怀 ,但人却是要恰饭的  。

             科研讲情怀不假 ,但情怀当不了饭吃  ,肉肯定是被资方星空科技和金陵高等研究院吃定了  ,但总不能连汤也不给人喝一口  。

             这种事情陆舟干不出来  ,也不可能去干 。

             讲话结束 ,看着一脸激动的科研狗们  ,陆舟当即给所有人放了一个星期的长假  ,并且表示一会儿会让财务那边 ,给项目组里的每个人打至少十万块的奖金  ,并且拿出总共两千万的奖金  ,对研究中的杰出贡献者进行奖励  。

             如果说前半段话只是把人吹的心里飘飘然……

             那么到了论功行赏的后半段话  ,整个实验室里就像是扔下了一枚云暴弹  ,每一寸空气都被沸腾的热情点燃了……

             ……

             从实验室出来已经过了五分钟  ,杨旭还感觉耳膜震的有些生疼  。

             在听到了两千万的奖金之后  ,那些研究员们实在是太过激动  ,嗓子一嚎起来连玻璃都被震的发颤  。也幸亏精密仪器放在另一间实验室里  ,要不只怕这一嗓子得把几百万都给吼没了  。

             食指戳着耳朵  ,和陆舟一同走在走廊上的他  ,犹豫了片刻开口问道  。

             “两千万会不会给的太多了点  ?”

             如果不是和重点国家项目或者是从企业那边拿到了大笔投资 ,一般工科院士能申请到的经费  ,差不多也就这个数字  ,这还是往高了算的 。

             直接发两千万的奖金  ,哪怕十个人平均分了  ,一个人也能分到两百万了  。

             何况  ,真正的技术骨干也就那么五六个 。

             哪怕是在麻省理工做博后的那会儿  ,杨旭也从来没见过这么壕的老板……

             陆舟:“相比起他们创造的价值  ,两千万不过是个零头罢了 。”

             杨旭:“理论上是这样  ,但我有点儿担心  ,其他项目组的研究员看到了之后心里不平衡  。而且奖金这东西  ,一次开的太高  ,以后再想给人打鸡血  ,成本也得跟着涨价了  。”

             听到了这句话  ,陆舟笑了笑  ,不怎么在意地说道  。

             “心里不平衡那就努力做出点成绩来  ,金陵高等研究院为他们提供了宽松的科研环境  ,不是让他们来养老的 ,而是让他们将更多的心思花在研究上的  。”

             “至于奖金一次开得太高……这也叫个事儿吗 ?以后他们要是再做出更牛逼的成就 ,我给他们每个人都在市中心买套房又有何妨 ?”

             “我就是要让整个学术界都知道  ,在我这里不兴什么吃苦耐劳 ,艰苦奋斗  。只要能做出足够有价值的成果  ,那我就不可能让他吃苦 。”

             陆舟一直都是如此认为  ,如果连创造知识、为文明的未来开疆拓土的功臣都不配发财的话  ,那还有谁配发财  ?还有谁配掌握社会资源  ?

             就好像他从来都不避讳自己拥有的财富  ,以及住着豪宅开着豪车的事实  。

             哪怕有人将他住的房子拍照发到网上  ,或者传播一些关于他资产来源的毫无根据的流言蜚语 ,他也从来都没有理会过  ,甚至根本没当回事儿  。

             为什么小时候人人都想当科学家 ,长大了全做着当明星唱歌跳舞的美梦去了  ?

             有时候  ,宣传口的同志们真的该好好反思一下了  。

             虽然内心深处确实被陆舟的想法给小小的震撼了一下 ,但身为计算材料研究所的所长以及高等研究院理事会的一员  ,杨旭还是得站在高等研究院的整体利益来考虑这个问题的  。

             “那理论方向的研究呢 ?”

             “理论方向的研究可没那么好做出看得见的成果 ,而且做出来也不一定有经济效益  。但如果没有人去做的话  ,我们的计算材料研究所也不可能取得今天的成就  。”

             “知道麻省理工大学的计算材料研究所为什么一直做不起来吗 ?不是因为挖人的钱不够  ,而是因为他们的材料专业太强了 !强到了学计算材料的PHD不是跟着硅谷的老板去暖场了  ,就是转行当码农  ,或者搞CAD去了  !”

             听完了杨旭这番肺腑之言  ,陆舟沉默了一会儿  。

             “这倒是一个问题  。”

             不过  ,他也仅仅只是思忖了几秒钟的时间而已  。

             “理论的研究  ,同样值得鼓励  。”

             “只要成果足够重大的话  ,一起奖励便是  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