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ode id='u75m'><strong id='u75m'></strong></code>

  1. <span id='u75m'></span>

    <fieldset id='u75m'></fieldset>
  2. <i id='u75m'><div id='u75m'><ins id='u75m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<dl id='u75m'></dl>

        <i id='u75m'></i>

        <acronym id='u75m'><em id='u75m'></em><td id='u75m'><div id='u75m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u75m'><big id='u75m'><big id='u75m'></big><legend id='u75m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1. <ins id='u75m'></ins>
        2. <tr id='u75m'><strong id='u75m'></strong><small id='u75m'></small><button id='u75m'></button><li id='u75m'><noscript id='u75m'><big id='u75m'></big><dt id='u75m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u75m'><table id='u75m'><blockquote id='u75m'><tbody id='u75m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u75m'></u><kbd id='u75m'><kbd id='u75m'></kbd></kbd>
        3. 关于书法的学校-ag7pe6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7
          • 来源:日照书法|日照书法培训|日照书法学校
           12月18日的当天  。

           金陵大学老校区的大礼堂  ,迎来了一群特殊的客人 。这群人肤色各异  ,年龄下到二十来岁 ,上到七八十岁高龄  。

           如此多的外国友人聚集 ,对于这座本校人都不见得来过几次的老校区而言  ,着实有些不太寻常  ,因此也引得了无数学生们的频频侧目  。

           为了维持秩序  ,也为了保证宣讲人与与会者的安全  ,金陵市当局几乎调动了半个城区的警力  ,甚至是出动了武警官兵 ,为整个报告会保驾护航  。

           对于一名学者而言  ,能够得到如此程度的重视 ,着实相当罕见了  。

           不过仔细想想的话  ,其实也不怎么奇怪 。

           超过两千名国际知名学者出席的报告会  ,甚至还有上千名没有拿到入场资格 ,自费或者跟随导师前往金陵参加这场行业盛会 ,只是为了第一时间得知这场报告会结果的PHD、甚至是硕士生们 。

           如此庞大的阵容  ,就算是ICM、ICPAM这样的顶会  ,恐怕也难与之一较高下了  。

           站在老校区的校门口  ,胳膊上挂着中英双语的志愿者臂章  ,两个不知道是从哪个老师的办公室里被一句“带你们见见世面”给忽悠过来的硕士生  ,一脸感慨万千地望着远处的这般盛况 。

           “这排场 ,称得上是数学界的华山论剑了吧  !”

           “哪里是华山论剑 ,这场报告会的主角也就两个人  ,分明是决战紫禁之巅……”

           一个是最年轻的菲尔茨奖得主、年轻学者中当之无愧的王者  ,另一位是现代代数几何学的奠基人之一、代数几何学界教皇之下的第一人  。

           这么一对比的话  ,还真有几分叶孤城和西门吹雪的赶脚  。

           望着那人头攒动的大礼堂门口  ,两位才刚刚半只脚踏进数学界的小萌新 ,沉默之中也是不禁一整心驰神往 。

           千言万语都汇成一句话……

           菲奖强者  ,恐怖如斯  !

           正好从门口经过  ,听到了两位小萌新的交谈  ,从麻省理工大学赶来参加这场盛会的徐晨阳  ,差点没笑出声来  。

           决战紫禁之巅  ?

           这个说法倒是挺有意思  。

           就在这时候  ,他忽然在不远处  ,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 。感到意外之余 ,他一边隔着老远打了声招呼 ,一边快步走了过去  。

           “张兄 !哈哈  ,好久不见了  !”

           听到了那声招呼  ,正往大礼堂走去的张寿伍停下了脚步  ,当他看到向自己走来的徐晨阳时  ,脸上顿时浮现了惊讶的表情  。

           “徐兄  ?这么巧  ,你也来了  ?”

           “恰逢两位大佬决战金陵之巅  ,不得不来啊  ,”徐晨阳开了句玩笑  ,继续说道 ,“何况黎曼猜想已经在解析数论这座大厦上屹立了这么多年 ,连格罗滕迪克老先生都徘徊在这道难关前踟蹰不前  ,如今都说陆院士在这黎曼猜想的堡垒上打开了一道口子 ,相信但凡是了解过这个难题究竟有多恐怖的人  ,都不会错过这场盛会吧  。”

           作为华国乃至世界青年学者之中的佼佼者  ,他自然也是收到了金陵大学这边发来的邀请 。不过话又说回来了 ,就算没有收到邀请 ,他多半也会自费报名前来参加这场报告会  。

           毕竟  ,能够见证历史的机会  ,一辈子也就那么一次而已  。

           错过了任何一次  ,都是个损失  。

           显然对这个决战金陵之巅的说法感到了有趣  ,张寿伍笑了笑:“哈哈 ,话是这么说没错了  。只是这形势  ,好像有些严峻啊  。”

           徐晨阳笑着问:“怎么 ,张兄不看好陆院士  ?”

           “不是看不看好的问题  ,只是法尔廷斯可不好对付  。”轻轻叹了口气 ,像是回忆起了很遥远的往事似的 ,张教授缓缓开口说道  ,“当年我去普林斯顿求学 ,拜在法尔廷斯老先生的门下 ,第一件事便是询问他能不能给我一个题目  。那个老头当时只和我说了一句话  。”

           徐晨阳:“他说了什么 ?”

           “……容易的题目我都做了 ,剩下的都特难 。比如  ,黎曼猜想  ,”眯着眼睛看着不远处的礼堂大厅 ,看着陆续入场的各国数学家们  ,抱着保温杯的张寿伍用怀念的声音感慨道 ,“离开了普林斯顿这么多年 ,到现在为止我都没理解日耳曼人的幽默 。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 ,他对于黎曼猜想的了解  ,恐怕是当今世上第一……”

           “如果连他都认为陆教授的证明存在错误  ,并且出现在了这场报告会上  。”

           “那么恐怕  ,他已经做好给他上一课的准备了  。”

           张教授的观点算是比较悲观的一种了  。

           事实上 ,在这场报告会开始之前 ,国内数学界并不是所有人都看好陆舟能取得成功 。正如他所说的那样  ,比法尔廷斯更懂黎曼猜想的人  ,或许已经将研究成果带进坟墓里了  。

           如果法尔廷斯认为陆舟的证明存在问题 ,而且是核心论证部分出了问题……

           那么八成以上  ,是错不了了  。

           然而 ,在听到了张教授的话之后 ,徐晨阳只是温和地笑了笑  ,用闲聊一般的口吻开口说道

           “我在巴西数学家大会上见过陆教授一面  ,和他短暂地聊过几句 。虽然只是关于NS方程以及一些偏微分方程领域的问题而已 ,但他给我留下的印象  ,一直到今天都令我记忆犹新 。”

           张寿伍皱了下眉毛  ,好奇看向他问道  。

           “什么印象  ?”